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驻河北省临城县委副书记侯兵扶贫工作记

首页 ?? ?党建引领 ?? ?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驻河北省临城县委副书记侯兵扶贫工作记

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驻河北省临城县委副书记侯兵扶贫工作记

陈慧娟

2018年11月26日11:01????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为了摆脱贫困,临城,跑起来

早晨5:15分,作为开始一天工作的时间太早了。而侯兵,尽管没有立刻起床,一天的工作已在他脑中启动。

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是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定点扶贫县,侯兵2016年8月被选派为挂职扶贫的县委副书记。刚来时,他惊讶于县领导没有工作日程安排,很快他也习惯了:基层的工作千头万绪,任务繁重,随时需要临时做出调整,有时夜里11:30还在开会,甚至半夜2点还在整理材料。

尽管每天的工作并无定时,但有一个时间是侯兵在日历上牢牢圈住的:11月18日,临城迎来了河北省脱贫退出考核验收。

这场脱贫马拉松进入了收尾阶段,已经“超期服务”的侯兵以超过常人的精力,在每个阶段都保持了快节奏、高步频。

晨8:00

“物质上的贫穷并不意外,没想到的是人们的精神状态”

早晨8点以后,不间断地有人来到侯兵办公室商量项目申请、讨论整改清单……“工作做细一点,扎实一点,发现的问题越多越好”“有什么难处你整理出来交给我,我想办法”。交流结束前,侯兵总不忘嘱咐扶贫干部这两句话。直爽热情的语气,挺拔精干的身材,让他看起来总是神采奕奕。

作为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宣传部副部长,侯兵是主动报名来临城扶贫的,“我没有基层的工作经历,有一种情怀,想来做点事情。”来之前,他大量学习了扶贫的政策、精神、各地的实践,也对临城县这个1994年起就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程度有所了解,但现实依然超乎他的想象。

“物质上的贫穷并不意外,没想到的是人们的精神状态。”他说。

初到临城时,事还不多,侯兵得空就去调研,两个月的时间里走遍了所有贫困村。

在调研中,他逐渐了解到:一部分村民有一种错误思想。贫困村里,大多数村民的家庭境况都差不多,有的人家被认定为贫困户,就会有很多政策性的支持,邻居不是贫困户,辛苦种一年地赚的钱和国家给的补贴差不多。很多人争着当贫困户,被认定的就不愿意脱贫。

他很理解这些没有和生活讨价还价筹码的村民,“山区的百姓想找条出路很不容易。”而他的任务就是要帮助这些贫困村民找到出路。

通过调研,侯兵发现,一些村干部工作思路迷茫,工作方法粗糙、被动,需要再培训,而更迫在眉睫的问题则是扶贫队伍人手紧缺。“当时扶贫办只有四五个人,年纪也大了。”在侯兵的积极建议下,2017年,县里成立了脱贫办、退出办,抽调精干力量补充到扶贫队伍中。“扶贫办主要负责发展产业,脱贫办、退出办集中于脱贫的一些程序性的工作。其实是一个事情的两个环节。”

人手有了,需要系统的思路指导工作。侯兵不断与县领导一起讨论在调研中发现的问题,“有时是在吃饭的时候,有时会开会讨论,遇到工作汇报、写材料,不停琢磨。”最终临城县根据实际情况构建起党建领航、产业筑基、精准施策、政策兜底、多方帮促、群众用力六位一体的扶贫体系。

午后2:00

从最弱处着手

午后2点,听过两个脱贫工作汇报后,侯兵准备“下村”。每隔半个月去他包联的7个贫困村转一遍是他的固定频率。

去乡镇村的路平稳通畅,显得临城挺“小”。侯兵刚来时,临城县只有两条主干道,虽然离石家庄、邢台都不远,但因路况不好,出行不易。通往各乡镇村的路更是难走,侯兵包联的石城乡因为丘陵多、地势高、路况差,老百姓出行艰难,被称为“小西藏”。“贫困县的财政就像一床短被,盖了头盖不了脚。”

必须先谋求框架式、战略性的、带动性大的发展。“路、水、林”,是侯兵最先开始牵头争取的项目;接下来就是寻找合适的产业。这个思路不难,但“实现起来真的很难”,侯兵感慨。

临城县1994年被评为国家级贫困县迟迟无法脱贫,有客观原因:地形50%为丘陵,35%是山地。丘陵石多水少,“种什么都不活”;还有时代原因,此前临城县的财政收入主要依靠铁矿、煤矿、石灰矿、大理石等矿产资源的开发,在供给侧改革、环境保护的大背景下,矿产关停,产业必须转型升级,需要寻求新的出路。

两年多的时间里侯兵牵头策划组织过60多个项目,已经成功实施33个,正在进行的有6个,争取中央和省级各种财政资金近10亿元。其工作量之大,节奏之快,可想而知。他的原则是“临城需要、政策许可、工委可为”。“我们一线挂职的人就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水面下的支持才是更重要的力量。光凭我个人能力做不了太多事。2011年临城县成为工委定点扶贫县,领导班子先后19次60多人来考察调研过,全力协调道路交通、农田水利、企业投资、改善民生、招才引智这些重大事项。”

“产业筑基”是临城县扶贫体系里最弱的一环。

在侯兵看来,依赖政策扶持,只能给无劳动能力的家庭兜底。同样的,尽管县里开设了一些玩具、服装加工厂,但是这些都是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可替代性很强,临城县只有21万人口,市场和劳动力都没优势。

从长远看,必须发展具有科技含量的产业。

几年来,经过各方努力,河北省核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河北省能源探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博路天宝院士工作站、润涛牧业院士工作站等设在临城;河北君临药业、河北绿岭果业、河北临泉泵业、河北天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一大批国内知名的高科技公司在这里落户。侯兵的愿景是,扶贫的层次更丰富。除了招商引资,也要鼓励内部创业,“能力强的经商办企业,能力差一点的引导就业,最后就是产业兜底”。

晚8:00

“不能等物质上脱贫了,再开始关注精神脱贫”

从石城乡西冷水村回到县委已是晚上8点。穿过长长的走廊,侯兵的办公室在最后一间,因此特别安静一些。临城县不同类型的地图、卫星图挂在两边墙上。他笑称:“白天走干讲,晚上读写想。”他认为临城县最需要的是一些“想法、主意、点子”。

他最近在思考“精神扶贫”。

“脱贫其实就是百姓要拥有更高质量的生活,过好日子。”侯兵认为,“两不愁三保障”是最低层次的脱贫,“根据脱贫标准,临城在物质上是肯定可以脱贫的,但是要想不返贫,必须在精神上有足够的意愿,要知道好生活是什么样的、怎么去追求。否则政策性扶持一旦撤出,就会‘裸泳’”。

但“精神扶贫”没有明确有效的方法,效果难以衡量,是一项无法迅速见效的工程,作为一名挂职扶贫干部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总要有人开始,我来了我就要开始。”工作起来似乎不需要抽离片刻的侯兵经过了一天忙碌,眼睛微微泛红,声音也低沉了一些,“不能等物质上脱贫了,再开始关注精神脱贫。”

教育是斩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最有效办法,可以为下一代打下美好生活的基础。但资金有限,侯兵认为可以先向更闭塞需求更急迫的山区倾斜。赵庄乡地处山区,围场村中心小学经过扩建翻新之后,可以容纳的学生大幅上升,惠及了周边几个村的学生。侯兵还牵头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河北精英教育集团等教育机构开展合作,邀请名师“送教下乡”。

开阔党员干部的眼界,增强干部的能力,改变干部作风是另一个重中之重。“不能让贫穷限制了干部的想象。”侯兵说,“我个人能力是有限的,但是可以培训干部,打造一支不走的高素质的工作队,带动所有老百姓脱贫致富。”农民、村“两委”班子、致富带头人、乡镇干部、县直属部门的干部都是培训对象;致富能力、团队合作、党性教育、依据近期工作重点做的专题培训都是培训内容。

随着临城县的发展,“外国人看中国——聚焦精准脱贫”“中央媒体看临城写扶贫”“邢台市第二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等活动先后在这里举办,让这个不知名的小城慢慢走入全国、全世界的视野之中。“到10月中旬,还有1634户、3930人没脱贫,今年预计再减贫2800人,贫困发生率降到0.52%。”侯兵盘点着。这位把“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作为扶贫座右铭的县委副书记,因为扶贫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被邢台市委授予三等功、二等功嘉奖。他说:“我会陪临城一直到完成脱贫任务,以后还会继续关心关注它更好地发展。”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2018年11月26日 11:12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